<form id="xpfhf"></form><sub id="xpfhf"><dfn id="xpfhf"><ins id="xpfhf"></ins></dfn></sub>

<thead id="xpfhf"><var id="xpfhf"></var></thead><sub id="xpfhf"><var id="xpfhf"><ins id="xpfhf"></ins></var></sub>

<address id="xpfhf"></address>
<thead id="xpfhf"><var id="xpfhf"><ins id="xpfhf"></ins></var></thead>
<sub id="xpfhf"><listing id="xpfhf"><ins id="xpfhf"></ins></listing></sub>
<form id="xpfhf"></form>

<address id="xpfhf"><dfn id="xpfhf"></dfn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xpfhf"><listing id="xpfhf"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xpfhf"></address>

<sub id="xpfhf"></sub>

<thead id="xpfhf"><dfn id="xpfhf"><output id="xpfhf"></output></dfn></thead><address id="xpfhf"><dfn id="xpfhf"></dfn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xpfhf"><dfn id="xpfhf"></dfn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xpfhf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pfhf"><dfn id="xpfhf"></dfn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xpfhf"><nobr id="xpfhf"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守護孩子們的心靈港灣,累并奮斗著 —— 5位專職“陶老師”的十二時辰

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-12-24瀏覽次數:10

                    有心理困擾,找“陶老師”。對于南京乃至全國的中小學生、家長來說,陶老師熱線025-96111并不陌生。陶老師工作站由南京市教育局主辦、南京曉莊學院承辦,已連續28年為全國廣大中小學生及家長提供24小時不間斷服務。2020年,96111熱線獲評中國最專業可靠心理熱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強大的服務背后,離不開專業、敬業的“陶老師”隊伍。這支隊伍中,直接面對學生、家長的熱線員由5位專職接線老師和144位兼職志愿者組成,他們每年平均接聽電話5000多例,面詢2000多人次,進學校進社區、暑期夏令營、家長講堂、微信微博等服務項目惠及數萬人次,今年因為疫情防控,服務量翻倍增長。為了接好每一個電話、服務好學生和家長、讓未成年人健康成長,錯過飯點、不敢喝水、整夜不能睡覺,這些對她們來說已經習以為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夜班白班連軸轉  錯過飯點是常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陶老師工作站位于南京市建鄴區北圩路41號南京曉莊學院內。一座紅色的三層樓房,熱線間24小時燈光明亮,每天下午四點后和周末時間還有面詢安排。進入大廳就是一面笑臉墻,孩子們燦爛的微笑是他們工作的動力,也是目標。尊重、接納、真誠、保密八個字作為工作守則寫在笑臉墻上方。12月17日上午9點半,筆者來到工作站時,陶老師熱線組組長楊璐、督導師付林濤正在召集5位專職接線老師陳蔚、楊雨、葛迪、楊雅、袁夢開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開會的地點就在和熱線間一玻璃之隔的小辦公室內,7個人把所有空間都填滿了,記錄本、筆記本電腦都只能放在腿上?!暗秒S時聽著電話鈴響,跑過去接,但開會的聲音又不能影響到接聽電話?!睏铊唇忉尅皵D”在一起的原因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5位專職接線老師全部到齊,剛剛結束夜班、本該休息的陳蔚也沒有缺席?!白蛱焱砩?,接了兩個電話,上半夜沒睡,下半夜還好?!标愇嫡f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1天24小時,陶老師熱線除了下午4點至8點由志愿者老師負責接聽外,其余時間均由她們5位負責。上午8點至下午4點兩名接線員在崗、晚上8點至第二天早上8點一名接線員在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一個電話通了五十分鐘,”陳蔚介紹,那是一位高中學生的家長,他們的孩子面對每天的作業都處于焦慮之中,坐在書桌前動不了筆而又不肯睡覺。傾聽、交流、溝通,最后她幫這個孩子預約了面詢,希望孩子能來和“陶老師”見一面,看看到底是什么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這還不是棘手的?!标愇到榻B,今年5月份,還是她值班,凌晨兩點接到了一名男生的電話,這位學生和他的好友聯系不上,而他懷疑這位好友在自殺。趕緊聯系,若干個電話打完,直到確認這位好友好好地躺在學校宿舍的床上后,她才又躺下,而此時已經是清晨5點48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5位專職接線員清一色是女老師,平均不到一周就要值夜一次,因為沒人相陪,個個在深夜漆黑空曠的大樓里都練成了“女大膽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倒不是真的不怕,而是覺得你在這個崗位上,就要承擔應有的責任,把這個班值好、熱線接好?!标愇嫡f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膽大”可不只是體現在值夜班這件事上?!澳懘蟆钡脑瑝粼谘蛩屏说那闆r下,竟然沒有直接去醫院?!澳鞘?年前生二寶的前一天?!彼榻B,懷孕37周的她在上班的路上發現羊水破了,想著今天的值班工作根本沒有事先安排交接,此時聯系人來接替也需要兩三個小時,她還是決定先來到單位接線。等她處理好一切再去醫院時直被醫生批評“木骨哦,再晚來兩個小時你和孩子就都有危險了”。今年2月初的航班因為疫情大幅減少,“膽大”的陳蔚花了往常兩倍的費用緊急從老家購買了機票,冒著風險第二天準時坐在了熱線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5個人輪班,缺一個人其他人就要頂上,為了不給其他人添麻煩,不到萬不得已,她們都不愿請假。剛剛新婚的楊雅將婚禮拆成了3場,愣是沒請一天假;今年9月,騎電動車摔傷腿的楊雨拖著傷腿繼續來上班;處在哺乳期的陳蔚,在兒子不吃奶瓶不喝奶粉的情況下,也沒有請假,最終老婆婆打車把兒子送來工作站“吃飯”。尤其疫情防控期間,居家學習的生活考驗著親子關系和家庭交往方式,熱線電話比往日翻倍的“熱”,他們更是不能考慮休息,面對疫情嚴重街上空曠無人時仍要往返上下班的他們,從沒有考慮過退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工作站的熱線間有一張零食桌,上面擺滿了方便面、小餅干,“這是工作站為大家配的‘福利’?!睏铊唇榻B,因為電話進來的時間、通話時間都無法控制,接線老師們常常錯過飯點。有一次,袁夢的早飯在微波爐里熱了三四次都沒有吃上,后來直接吃了午飯。擔心錯過電話,她們當班時盡量少喝水避免上廁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葛迪的孩子今年3年級,因為經常不能按時下班接娃,她把孩子委托給了好多其他孩子的媽媽,下午接到她電話的同學媽媽都已習以為常,電話一通就明白她的意思,直接對她說:“好嘞,帶到我家去,你忙你的,就在我們家吃飯睡覺了?!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尊重、耐心、專業   天塌下來也要把手里的電話接好

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成天被傾訴各種問題,心理咨詢師常被稱為“消極情緒的垃圾桶”,也常被想象成集中了負面情緒和能量的“定時炸彈”。當天的會議,她們是討論年終報告以及年終大會的細節,開會過程中,筆者注意到,5位老師風趣幽默,時不時互相打趣幾句,講到一些糗事還會默契地集體發出爆笑,讓我們這些外人被她們的快樂情緒所感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既要能夠與家長、孩子共情,但結束之后又要很快地從情緒中抽離,這是對心理接線員的專業要求,也屬于極高的要求?!备读譂侵袊睦韺W會臨床心理注冊系統的注冊督導師,5位接線老師接電話的情況、心理狀況等,由她負責督導,像她這樣專業的督導師,全國只有兩三百人。



                    付林濤說,作為專業的心理咨詢師,“陶老師”不能站在說教的角度與家長、孩子溝通,而是要把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當作自己的事。在接聽電話時,頭腦要保持高速運轉,同時身心也要無限靠近。因此,一天電話接下來對熱線員來說是一種巨大的精力的耗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因此,5位接線員需要經常性的接受督導,提升工作能力與心理素質。除此之外,她們還需要不停的 “自我補給”,利用在上班路上、在休息之余的時間,吸收新的心理知識。對她們來說,督導與學習就像一個加油站,是她們補充能源再繼續前進的動力,讓她們更專業,更好地幫助來咨詢的家庭解決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心理熱線的通話時間一般較長,一個電話需要交流三五十分鐘是常有的,而希望呼入的電話在接不通后會在短時間內不停地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所有呼入的電話,熱線間的屏幕上都會顯示。在下一個電話呼入時,我們不能著急,無論怎樣,我必須給眼前這個咨詢者充分的時間、耐心與尊重,其余的壓力與焦慮自己去承受?!标愇嫡f,但是,如何控制服務時長、增加接線量,在有限的時間解決更多的問題,這是對她們專業的考驗,也是她們自愿擔起的壓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面對這份高強度的工作,陶老師熱線的工作人員也成為了彼此堅持下去的支撐。葛迪坦言,可能是熱線接多了,她們之間非常能“共情”,能相互體諒,在忙起來沒時間吃飯時,會給彼此叫個外賣,在家里有事時,會互相分擔工作,有人值夜班,會在臨離開前打開走廊的燈等等,天天治愈別人的她們也在通過這些小事治愈著彼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發揮“窗口”作用   解決問題并做好心理科普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同于很多心理咨詢機構,陶老師熱線從不把求助者看作病人。陶老師工作站主任、南京曉莊學院心理研究院院長任其平教授說,他們認為,求助者各種看上去有不良傾向或傷害性的問題,本質上都是尋求發展的一種表現,而這種內在的深層的尋求發展的傾向和動力,正是求助者自我改善的根本資源。他們的大量工作在于心理知識的科學普及,在孩子還沒有出現心理問題之前,就告訴家長怎樣做。心理咨詢是陶老師熱線發現問題的“窗口”,通過這個窗口,去找尋解決問題的方法,減少孩子心理疾病的發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與以前陶老師熱線接進的電話基本是中小學生及家長不同的是,近年來,幼兒園家長呼入的電話量增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幼兒園家長給我們打電話的問題集中在行為習慣、情緒控制方面,”袁夢介紹,她最近接到一個幼兒園家長打來的電話,孩子經??摁[,一旦要求不被滿足就能哭一兩個小時。這種電話并不是個別,尤其是二胎政策放開后,很多家庭都開始要兩個孩子,但是在這個過程中,家長對大寶的心理建設和關心的缺乏,導致了很多低齡兒童出現情緒、心理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很多孩子的問題會在早年養育時期就呈現出來,所以在接到低齡兒童的來電時,我會跟父母交流孩子的氣質類型、養育類型,提出適當建議,促使家長理解自己的孩子,調整養育方式,讓孩子看似有問題的行為得以改善?!痹瑝粽f,如果家長與孩子形成良好的互動,有機會觀察、了解孩子,及時發現孩子的問題,那么就能夠有效的避免心理問題的累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“窗口”成天面對學生、家長的接線老師,陶老師工作站還擁有一支在全國享有盛譽的咨詢師與督導師隊伍,提供面詢、生物反饋、危機干預、廣場咨詢、家長講堂、心理教師培訓等全方位、立體化的公益心理服務,配合著“窗口”的老師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疫情防控期間,陶老師熱線呼入量大增,工作站第一時間啟動預案、24小時服務熱線從2條增加到4條、發布“疫情防控期間中小學生的心理支持與幫助”建議、舉辦線上線下系列家長講堂、面向海外中國留學生開通心理援助服務……幫助萬千家庭緩解情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后疫情時代,陶老師熱線量有所回落,但學生、家長們的困惑并未減少?!标愇嫡f,她們正在整理最新的熱線數據,希望從熱線的變化中發現一些共性的東西,讓這個社會、家長少些焦慮,讓孩子們健康成長。本組撰稿 趙靜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2020年12月23日《南京日報》

                    媒體鏈接:

                    http://njrb.njdaily.cn/h5/html5/2020-12/24/content_62_14651.htm

    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官方微博

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官方微信

                    足球购买网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